PPPD-225西条琉璃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1-220529103HYI.JPG

作品名称:こんな谷間のパイズリが気持ち良い!!5シチュエーションALL谷間中出しSEX+パイズリ西條るり
作品番号:PPPD-225
作品演员:西条琉璃
文件大小:1532MB
作品时长:178分钟分钟
作品分类:护士、乳交
发片时间:2013-02-19
























































实在是饿,楼上的楼梯拐角便有个冰箱,她别的不爱,尤其喜欢吃各种水果和甜点,因此家里的冰箱大多数是这些东西,有时懒病犯了在楼上又不想下楼去拿吃的,便忍着不吃,只是嘴上不停念叨着好想吃苹果,好想吃菠萝,好想吃芒果……把冰箱里的水果都掂念个遍,他没好气地骂着没见过这么懒的,给她拿过几次,索性又买了个冰箱放在二楼。


    打开冰箱挑了个又大又红的苹果,第一层有她熟悉的蛋糕房的大盒子,拿下来打开一看,口水全下来了,好几种口味的水果慕丝,把苹果又扔进冰箱,拿了瓶酸奶抱着盒子回到卧室。


    他一向不爱这些甜食,就是水果也是跟着她才没事吃点,看看盒子上的标签,慕丝是昨天刚做的,他买来不会是留给自己吃的,走了这么久,冰箱里的东西还是很新鲜,西条琉璃挖了一勺慕丝放进嘴里,樱桃蓝霉的清甜味道,她深吸一口气。


    傍晚宁连城回来的时候,她正坐在床上叠着上午洗晒的床单被罩枕巾,旁边她和他的几件衣物已经叠好,他有些诧异,把衣服送进更衣室出来问她,“今天不上课?”


    “嗯,明天后天也不上,休息。”


    “那周末呢?”


    “照样休息。”


    “一天都在家里吗,中午吃什么了?”扯扯领带,坐在她旁边,她一向懒,大概不会自己做着吃,外面更懒得去了。


    “蛋糕,嗯,还留了一个给你,嘿嘿。”其实她难得向他露出这种孩子气的笑容,大概是觉得不好意思,吃了那么多,难为她还能留一份,宁连城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很好。


    她拍拍手,都弄好了,把他和她的贴身衣裤捧去更衣室分类放好,出来时看他正翻着床头柜抽屉里的东西,看她出来了,“去换件衣服,和我去超市。”


    她不想去,身上还酸着呢,哪都不想去。


    “怎么?要不然去外面吃?”


    “不要,”不想吃外面的东西,“你一个人去嘛,我今天做了好多家务,累死了……”


    他直接走进更衣室去拿她的衣服,看她还不情不愿地坐在那不想走,便动手掀了她的小吊带,把胸罩给她带上,西条琉璃没法子,只好拿过裙子套上了。


    “暴君。”白了他一眼往外面走。


    他们居住的小区外面不远有个大型超市,外面天还没有黑,小区环境很好,这个时节正是繁花绿树的最好季节,周围连空气都是香的,两人不疾不缓地步行,不少小孩子在小道上跑来跑去地嬉闹,西条琉璃被撞了一下,小孩子嘻嘻一笑着跑开,“对不起姐姐!”


    切,现在的小孩子,道歉也这么没诚意,不过长得这么可爱,没诚意就没诚意吧。


    宁连城扶住踉跄跌在身上的人后就没放开,搂着往前面走,她有些抗拒,不想在外面这么亲密,他便斥她一句,“这么大人了走路也不当心,连小孩子都不如。”


    只好安份下来,任他搂着。


    超市里人潮涌济,多是些刚下班的人,西条琉璃和宁连城到一楼买了一堆生蔬肉类和零食,西条琉璃看他从架上取的那些东西,“我看家里还有很多。”今天打扫卫生时看见放零食的盒子里东西几乎没动过。


    “不行,时间太久,得扔了。”


    “喂,哪那么容易坏,现在什么东西保质期没一年半载的?没准你拿的这个和家里的是一起出产的呢。”


    他看看她,“反正家里的东西得扔。”


    她知道他不会听她的,懒得再讲。


    东西都买好了宁连城却带着她上二楼,“还有什么要买吗?”


    “套子快用光了。”


    她呐呐低下头,“上次不是还买了……”想到他要她的频率,脸火烧一般,不讲话了。


    到了化妆品区,她怎么都不肯过去,他叹口气,唉,脸皮这么薄,自己去挑了惯用的牌子,回头看她脸色似乎有点不对,问她也不说。


    付款出了大门,就见她眼睛往一边的药房瞄着,他等她开口。


    “昨晚……昨晚你没戴,我想去买药。”


    “不用了,昨天是安全期。”傻丫头,以为他是那么不考虑她的人吗。


    “嗯?安全期?可……可……我听说安全期也不是那么安全的。”


    “你放心,你绝对安全。”她体质虚寒,本来就不易受孕,更何况还是安全期,平时戴套子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


    她想想还是不放心,自己没买好,不好意思。


    “那药不能吃,吃了对女人不好。”


    “不行。”


    “你信我,没事的,不用吃药。”


    “不行,不许买。”


    “不行。”


    “要去你自己去。”


    她眼睛红红地转身冲进药房,鼓起勇气问柜台,有没有避孕的药,那阿姨显然是见惯了这样的客人,问她是事前还是事后,她说事后,又问要24小时还是72小时的,她想想说72小时的。


    买了两片,直接剥了包装往嘴里塞,动作太快,阮连城跟在她后面拦都拦不住。


    “西条琉璃,你太倔了。”可是,他拿她没办法。


    西条琉璃,你太倔了……同样的话很多年前就有人说过,两年前又有人说,而现在……眼泪突然掉下来。


    宁连城跟在她后面看她急冲冲往前走,就是觉得不对劲,几个大步追上她掰过来一看,脸上都是泪。


    “你哭什么……好好,都是我的错,乖,别哭,别哭了,青儿……”扔下手里的东西,搂着她,不是不知道她委屈,也不是不知道她的不甘愿,可是她既然嫁了他,被他占了,便应该安安份份做他的妻子,他会疼她的,他对她那么上心,所有低声下气的事都做了,她还是这么作……


    “青儿,我该拿你怎么办?”低头吮着她的眼角,咸涩的泪仍是受了天大委屈般汹涌,他抱着她亲了很久,好不容易止住了,乖乖跟着他回家。


    吃了药有点反应,晚餐时西条琉璃就不太想吃,好不容易吃完站起来却一阵恶心,跑到卫生间扒着马桶一顿呕,刚吃下去的饭都贡献出去了,宁连城脸色很难看,她就是不听话!


    第 5 章


    这章无关,请直接跳过。


    第 6 章


    找工作倒出乎西条琉璃意料之外,没有花太多时间。


    西条琉璃看着招聘网上的信息:美术功底良好,最好会油画,壁画,学历不限,男女不限,年龄不限,最重要的,职位要求是:兼职。


    先打电话确认一下,因为这据称是中韩合资的公司竟没有留下任何应聘者该如何应聘的要求,接电话的是个怪腔怪调的男声,西条琉璃听得很艰难。


    约好了时间,带上几幅自己的作品便登门去了。


    一直做到现在。


    西条琉璃用手背擦擦额上的汗,跳下人字梯后退几步,端详了一下,又爬上去添几笔,看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便收拾好画笔,颜料,和屋里正钉木龙骨的几位师傅打了招呼后便离开。


    忙了一个多星期,总算把主体搞出来了,明天正好是周末,希望明晚能把这家结束掉。


    站在地铁上的时候,手机响了,高丽棒子叫她去取钱,话都说不利索,偏偏还爱说话。


    刚合上手机又响了,宁连城叫她去找他,晚上有应酬,没工夫做饭给她吃。


    她不想去,说在外面随便吃点好了,他倒也没勉强她,只嘱咐她早点回家,估计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应酬。


    在站内又转了一班,坐了几站后西条琉璃下了车。


    高丽棒子递给她一个信封,说,上次她在那酒吧画的壁画不错,酒吧主人的女朋友看上了,叫西条琉璃在她餐厅里也画一幅,具体要求给了西条琉璃一个号码。


    高丽棒子补充,“树jia,这两人,有钱的!”


    西条琉璃点点头,知道他想说什么,一般高丽棒子说“有钱的”时候就是希望她多用点心。


    拍着手里的信封和高丽棒子说拜拜,刚出电梯的时候遇到了老总,憨厚的老总向她善意笑笑,“小白最近还忙得过来吧?”


    西条琉璃也善意地笑笑,“还行,还行。”


    这个公司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工作室,一个老总一个设计师一个司机,加上她一个兼职的才四个人,因为规模小,所以每个人负责的工作范围便有些模糊不清,老总主要负责拉关系接单,设计师设计和与客户沟通,不过老总有时候也假模假式地装内行和客户瞎侃,司机师父除了开车好像整天还抱着堆发票在那里捣鼓。西条琉璃和他们接触快三个月了,还是有些搞不清究竟谁是真正的老板,总之那个高丽棒子也就是设计师一直叫憨厚的老总老总,她便跟着叫起来,而真正有事情要解决时,老总总是说,这个问小高,当然,这个“小高”不具任何贬义,只是中国人在一块时对人家高丽棒子的普遍称呼。


    老总真的是个很憨厚的人,据说三十多岁时办了内退,啥都不懂便跑到韩国打工了,在韩国呆了九年,韩语话说得那个溜啊,那个嗲啊,偏偏一个都不会写,后来回到本城,慢慢做起来本城日本人的生意,本城的韩国人大概是除了首都以外最多的吧,反正西条琉璃见他们都快忙疯了,业务一个接着一个,噢,忘了介绍一下,这公司说白了就是做装修的,主要做的是各种娱乐场所,酒吧,餐饮等空间的装修设计业务,规模小虽小,但是业务能力倒挺强,熟了一点后老总跟她说其实本城很多公司都这样,只要你有关系,有个设计能力一流的设计师就够了,那些材料啊工队啊什么的,统统都是小事情。是啊,这年头,什么事不讲关系呢,有了关系什么都好办。


    不过老总应该是个很有本事的人吧。


    有一次他问西条琉璃,看到他的第一印象是什么,西条琉璃斟酌了一下说,“憨厚”,老总那个高兴啊,说“我这张农民脸总算没白长,小白,你知道,这世道憨厚的人不多了.哈哈哈哈……”


    西条琉璃看了一眼他的手,“还有您这双农民手。”说完就觉得自己话太多了,老总也没说什么,只是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小白啊,好好努力。每个人都吃过苦,你看我现在挺好的吗?我这一切可都是这双手挣回来的。”


    老总那双手不知怎么回事,真的就是一双农民的手,布满厚茧,天气挺好的还常裂着口子。后来高丽棒子说老总要过生日了,她送了他一瓶护手霜,老总那个高兴啊,说他女儿都没注意到这个。


    西条琉璃笑了,在这个奇怪的“中韩合资”公司里,她竟慢慢找回了轻松。


    宁连城快凌晨的时候才回来,浑身酒气便往床上躺,她去浴室把水放好了拖他去洗,他把她扯进怀里亲,亲着亲着便不正经起来,堵了一嘴的舌头浸满酒气,她嫌弃他,寻了个空隙便溜了出去。


    宁连城还没尽兴,自然不能轻饶她,草草洗漱完毕便过去,才多久时间,她就躺床上又睡着了,低着头去嗅她的鼻息,隐约闻见他先前染给她的一丝酒味,唇印上去,分开她的口舌头挤进去。


    手也不闲着,三下五除二褪了她的睡裙,手伸进底裤里揉捏,西条琉璃被他弄得醒了过来,轻哼了一声,原本埋在她胸口吮吸的头往下移,经过柔软的腹部,一直探到两腿间,扯了她的底裤,吮弄起来.


    她怎么受得了这个,一时间浑身哆嗦着,又瘫又软,趁她毫无防备,把欲望一举顶了进去.


    西条琉璃闷哼一声,抓着床单的十指随着他的动作一开一合,呻yi声时有时无。


    “宝贝儿,舒服吗?嗯?告诉我。”他揉着她挺翘的屁股,抬高,让自己插得更彻底。


    “呃……啊……啊……呃……”她仍然闷闷地哀吟着,那样压抑的娇弱刺激他简直发了狂。手指没轻没重地又掐又捏,些微刺痛感她一阵阵哆嗦,丰沣的汁液被他带出来,飞溅在床单上,西条琉璃虚弱地摇着头,受不住这样的对待,连哀求也是娇弱的.


    “心肝,叫给我听!快!心肝青儿,快叫!”手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又掐又捏,刺痛的感觉让下体一阵阵收缩,丰沣的汁液被他带出来,飞溅在床单上,西条琉璃疯狂地摇着头,受不住这样的对待,娇号阵阵。


    他竟站起来,靠着床头的墙壁,抓着她的臀抬到半身高,幽靡的花瓣被他拔出的动作带向外面后渐渐往里面缩,提着她狠插下去。下体被朝天,头却在下面,双手胡乱地抓着床单,整个人犹如在风暴中摆动不止,头


标签: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