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OD-205西条琉璃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1-220529103Q1645.JPG

作品名称:キマリすぎた身体西條るり
作品番号:TYOD-205
作品演员:西条琉璃
文件大小:2048MB
作品时长:117分钟分钟
作品分类:花痴、姐姐
发片时间:2013-10-19









































































再这样下去了。


    不管怎么说,得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大概也只有宋桐语能暂时帮一下了,可是这种事还真的不好开口,她从来没借过钱……


    “桐语,我……”


    “嗯?”


    “嗯,有件事,我想向你……”话还没说话,自己面前就匆匆站了个人,抬头一看,没啥表情地微侧了身子,不理他。


    “西条琉璃。”


    她不看他,倒是她身边的女孩子抬起了头,他匆匆向她点了下头,便拉着西条琉璃往边上走,西条琉璃挣了一下没挣掉,被他半搂半抱着走了离班级的队伍大概十几步远。


    他看着她倔强的脸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时广播居然通知她那个通道该检票了,她便挣了他要过去,被按住了,摸出自己身上的皮夹塞给她,“里面现金比较少,估计你路上应该用现金比较多,下车直接找银行提款,里面卡的密码都一样,和你的一样。”她的钱包他来不及收拾,只能把他的给她了, “下了车立刻买个手机,算了,把我这个先拿着。”


    西条琉璃一让,“我不要。”


    他皱着眉,“别闹,听话。”


    西条琉璃看同学的队伍已经在往前移,有同学也不时回头看她,便有些着急想走,可是被他抱住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


    “拿着,别闹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西条琉璃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在道歉吗?


    “白西条琉璃,快一点。”检票速度很快,她班上已经开始了,宋桐语喊了一声提醒她。


    西条琉璃扭着身子要挣开,“你放开……”


    “拿着。”


    她没办法,接过去,他这才松开,“算我借你的。”


    宁连城皱着眉,可是她已经跑开,她没拿手机。


    西条琉璃回到队伍,宋桐语显得有些兴奋,“西条琉璃,他是不是你男朋友?”


    西条琉璃点点头。


    “天哪,好帅啊……西条琉璃,你真是太有眼光了,怎么认识这种极品的!哎呀,西条琉璃,你回头看看嘛,他还在看你哎,你回头看看啊。”


    西条琉璃勉强笑笑,“好了好了,有什么好看的。”


    “哎呀西条琉璃,我要是有这么帅的男朋友我不跟他生气吵架呢。”


    “好了好了,别说啦,他有什么好的,别说了。”班上同学已经注意到了,不断回头看看宁连城又看看她,眼神千篇一律地惊讶,弄得她很尴尬。


    这次采风的官方说话是外出实习,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个都玩疯了,正是如花一般的年纪,闹腾得很,即使在火车上卧了一天两夜也还是兴趣盎然,第一个目的地是四川九寨沟,带队的导游说,其实十月份的九寨沟最好看,山上的树叶色彩缤纷,映衬着白雪皑皑的山顶,别提多美了,可是现在也有现在的好,满山青绿,连吹来的风都缠着凉气,舒服极了。


    西条琉璃一直以为以前见过的关于九寨沟的图片都是经过修改加工的,可是当自己真正身临其境的时候才知道世上真有这样的美景,天晴时的天空蓝极了,干净得只剩下偶尔划过天空的飞机留下的白色轨迹,既然下着雨,也是那样美的鸽灰色,或像水墨画一样在天边堆满或浓或淡的云彩,衬着如黛青山,不知有多风流写意。


    住宿的地方都是早就联系好的,她依然和宋桐语住在一起,每天跟导游出去玩,有时候烦了就向带队老师打申请自己去找景点,宋桐语买了一堆华而不实的小东西,她竟然什么也没买。


    总是在拿到东西的时候热情慢慢冷却,一切有关于金钱的事情她都变得特别敏感,她跟宁连城说的那句“就算我借你的”不是光嘴上说着玩玩的,这些天她也想了很多,自己有手有脚,这么年轻,何必这么没有自尊地靠着一个男人,凭什么让他有资格这样动不动说她?自己以前不是这样的。


    西条琉璃知道,也许永远都无法回到过去的那个自己,现在的的西条琉璃连自己都很厌恶,更何况别人呢,但至少,让她导回一点自尊吧,要知道,自尊是自己给的。


    第 3 章


    出了站口手上的行李就被人提走了,西条琉璃和宋桐语挥挥手,这一次出行时间实在有些长,几个本地同学的家长早站在入口等着孩子了,大家互相说了拜拜,来接他们的大巴上稀稀落落地只坐了一些没什么地方去只好回学校的外地学生。


    看她背的大包,宁连城伸手一并捞了过来,西条琉璃跟着他默默地上了车子,一路上也没什么话,西条琉璃是不知说什么,他一向话少,偏偏说出来都是不中听的。


    在电梯里等着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伸手掀掉了她头上的帽子,她一向白,这次出去这么久也没见晒得怎么黑,就是有些瘦了,低下头想亲她的脸,电梯停了一下,门打开,又进来两个人,他注意到她松了一口气。


    到了他们楼层的时候,他提着行李走在前面,先开了门,然后西条琉璃跟进去,就见他手一松扔了她的东西,转过身就来抱她,抵在门板上,手从领口伸进去,西条琉璃皱着眉按住,“很累我想休息。”


    他不理她,索性一把扯了她的背心,手伸到她背后,胸罩暗扣被解开,两团软雪便无遮无拦地被罩住,呼吸便被揉捏得渐渐不稳起来。


    不管怎么不愿意,这身体总是犯贱,早早屈服。


    他抱着她走了几步,伸手一扫,玄关处那矮柜上装饰的物什便被刮到地上,她见他想在这里就要她,不由得挣扎起来,他将她强按到矮柜上。


    “别……别在这儿……”


    他低眉看她,“偏不。”


    “你……你……”


    “我怎样?”


    “你……无耻。”


    他的脸冷下来,“无耻?夫妻之间……你想和我谈纯洁?”


    西条琉璃扭着头不讲话。


    他利落地拽掉她的仔裤和底裤,手往她腿间一按,捻出一点sh润,举到她眼前,“无耻?”


    她到底脸皮薄,羞愤地拍掉他的手,“你走开!”


    他慢条斯理地拉开接链,腰撑开她的双腿,把欲望推进去。


    其实她下面还不够sh,便有些受不住,紧皱着眉咬唇,手揪着他的衣角泛着苍白。


    西条琉璃浑身打着颤,他举起她双腿,都拨到他的左肩,一只腿软软搭到另一只腿的膝盖位置,整个人像是都被蜷起来,只有双腿间露出来,而这露出来的地方,正被他深入。


    “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来?西条琉璃……”他加大力道,“你这个样子,就是纯洁吗?西条琉璃,看看你的样子,”握着她的颈子转向矮柜对面的墙壁,那里竖了面镜子,平时是用来检查出门仪容的,现在竟……西条琉璃闭上眼,那样羞耻的姿势,自己一丝不挂地蜷在那,而他只是衣物稍见凌乱。


    “西条琉璃,你怎么不看了?你觉得无耻吗?男女之间的一切都让你觉得无耻吗?”


    她此时疼得汗都冒出来,忍不住求饶,“我疼,你……轻点。”


    他伸手抹了把她额上的汗,停下来没有动,“西条琉璃,你和我这么久了,是不是从来都没意识到你是我妻子?”


    她咬着牙不说话。


    “西条琉璃,我们是夫妻。希望你好好记着,以后,我不会再提醒你。”说完不再留情,也不再隐忍自己想尽情释放的欲望,在她最柔软的秘处与她水乳茭融。


    夫妻……夫妻……


    她眼泪落下来。


    和宁连城在一起,她从来都是弱的那一位,被强占,被欺凌,无休无止地哀求他,眼泪流得比之前活着的二十年累积得都多。


    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那里不断紧缩,灼热,他仍然不放过她,抱起她抵在墙上,两腿悬空,夹在他身侧不断地晃着,胶合处不断沁出散发独特气味的粘液,溅在地板上,水迹越积越多,十根嫩嫩的脚趾都蜷了起来,他拉着她的双臂缠住自己的脖颈,西条琉璃无意识地搂着他,头埋在他颈窝哀叫。


    “求求你……别……啊……”


    “求我什么?”


    “呜……求求你……”


    “嗯?”


    “放了我……呜……放了我……”


    “放你,为什么要放你,嗯?”


    “呜……疼……”


    “撒谎,只有疼吗?”


    “呜呜……”


    “小骗子,小骗子……”


    他像是在恨着她,要罚她,偏偏是用这样的方式,她在他怀里哭叫,撕打,他任她小猫咪撒泼一样的动作,纵着她,也虐着她。


    她说他无耻?行,他便无耻给她看,看看她是怎么“纯洁”地被他占有的,抱着她到客厅,在沙发,在地板上,口喝时去厨房倒水也不愿分开,在料理台上,冰箱门上,上楼的时候也不放过,在冰冷的金属扶手上,卧室的大床上,浴室里……每个地方都强逼她的身体折成供他茭欢的妖娇姿势,她是他的奴,他是她的主宰,他希望她能清楚认识到这一点。


    终于结束的时候,她浑身快散架似地瘫在床上,脑子一片空白,累得要命,偏偏在火车上睡了太久时间根本睡不着。


    浴室时的水声停了下来,宁连城围着浴巾走出来,手里拿着吹风机,扯掉她包头头的毛巾,她头发虽然浓密,却并不长,不一会便吹好了,自己的头发只是拿毛巾随便擦一擦。


    皮肤上被溅了几滴水,冰凉冰凉的,西条琉璃懒懒地任它被自己的体温慢慢蒸发掉,太累了。


    被捞进他怀里,两人赤裸地贴在一起,宁连城手往那里探过去,西条琉璃哼着去阻止他,他轻声哄着,“乖,我看看有没有受伤。”这回要了她太多次,动作也没节制,一直听着她喊疼,也不知伤着了没有。


    把哩状药膏推进去,凉凉的,那里的灼痛也缓解了很多。


    把她抱到身上,头软软垂在他颈间,要多乖有多乖,他亲她的唇,“你不知道你这样有多招人疼。”


    她不理他。


    “说话……说话。”手指伸到她唇上轻揉,她叹口气,“你今天怎么了。”废话真多。


    他拿起她的手放在胸口捏着,“出去这么久,有没有想我?”


    “没。”


    他顿住,抬起她的头,眼睛半睁半闭的懒散样儿,嘴被他吻得略有些肿,粉白的面颊上因为刚刚的性事还浮着些许嫣红,怎么看都是只刚刚餍足的小猫咪,心里那丝不快便淡下去,她不是正在自己怀里吗,只有他能那样亲密的疼她,这样就行了。


    还是想亲她,这次倒是不躲不避,乖乖地任他吻着,许是知道躲避也没什么用处了吧。一时间,房间静得都能听见他和她口舌交缠的声音。


    “青儿……”他哑着声音唤她小名。


    “嗯?”


    “我们就这样,不好吗?”


    就这样,平和地,安静地相濡以沫,和寻常夫妻一样,搂着自己的伴侣,莋爱做的事,一心依靠对方,把他当作她的天。


    再不想别的。


    再不想别的。


    她没再说话,许久之后,往他身上更贴了贴。


    她太累了,一直以来,放不下的,只有她吧。


    第 4 章


    第二日醒来,身子乏得很,摇摇晃晃到浴室冲澡,下面有东西流出来,不多,沾在腿根,以为昨晚都淌得差不多了,没想还有些留在体内,想到昨晚,心里一惊,他一向是戴套子的,不许她吃药,说是对身体不好,所以家里也没有,昨天他要的急,根本来不及拿套子,都射在里面了。


    从浴室里出来,卧室里有种淡淡的气味,她一直睡在那什么感觉,现在再从浴室出去,便闻得分明了。赶紧把窗帘拉开,落地窗全打开,凉风灌进来,把室内那些亲狎的暖昧吹了个无影无踪。


    西条琉璃伸伸懒腰,肚子咕咕叫起来,昨晚就没吃饭,现在还真饿了,她不喜欢陌生人在身边晃来晃去,所以家里并没有请阿姨,他们早上一向不做饭,她总是有课,早上到学校的食堂买点,他一直在外面吃,周末通常两人都睡到日上三竿,早餐也都免了。


    宁连城早上走的时候难得没弄醒她,西条琉璃的课表他是知道的,今天有四个课时,上午三四节,下午七八节,按惯例她肯定是到学校的食堂吃早餐午餐晚餐的,却不知道她今天其实不用上课,一个月的采风实习还剩下三天,这三天让同学们整理采风


标签:

随便看看